笔下文学 > 都市小说 > 世界第一钢琴家 > 第二百零三章 出发,前往……华沙!

第二百零三章 出发,前往……华沙!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何深也从海城,回到了江州宁城,借着最后的一点时间,将很多东西都收拾了一下,将各种各样的乐谱,全部都塞到了包里。

    除了正常换洗的衣服之外,便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原本计梦婷想要拉着何深一起去定制衣服的地方,专门定制一套演出服给何深使用,没想到却被何深拒绝了。

    何深从自己地下室的衣柜里面,挑出来一件看上去还算不错的演出西服。

    实际上就是一个普通的休闲西服。

    非常正常的外面里面一套黑,所有的地方全部都是黑的。

    黑色内搭衬衫加黑色西服,等何深整个人穿上后,气质变得更加深沉一点。

    计梦婷无比好奇地看着何深身上的这一套西服,歪了歪脑袋,对着何深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何老师,你这个西服……是从哪里来的?你之前买的嘛?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何深摩挲着手上西服的手感,只是一阵沉默,过了好一会儿,才缓缓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之前在考学的时候,家里给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考上了,我就一直放在柜子里面,一直不想要用,而是自己借着打工的钱,买了一套新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,或许是重新拿出来,最好的时机吧……”

    何深抿了抿嘴,将这套西服给脱下,将其折叠完好,放在自己的行李箱中,对着计梦婷点了点头,示意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,回到海城去,周叁让我们晚上八点钟之前到海城国际机场那儿。”

    “欸?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计梦婷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,她最近总感觉何老师跟之前的风格变化差异好大。

    之前冷到她不敢靠近,最近居然愿意多说话了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两个人之间比较熟悉了?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?

    计梦婷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不太清楚何深具体怎么想。

    她快速从何深的那个地下室跑了出来,走到屋子外面的空地上,张开双手,露出了一丝无比雀跃的神情。

    刚刚在地下室里面,总感觉特别的压抑,现在来到外面,整个人心情瞬间变得特别舒爽!

    这种感觉,真的不要太爽!

    何深跟在计梦婷的背后,拉着一个行李箱,手上拿着一个公文包,从那个地下室的入口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计梦婷的身边,停着一辆非常大的车子……

    是一个类似于房车模样的车子。

    一名胡子拉碴的中年男子见到何深出来,眼睛不由得一亮,快速推开房车的门,走到何深的面前,伸手接过何深的手上的行李箱,然后握住何深的手,上下摆动,笑道。

    “何老师?欸诶呦,幸会幸会,我是计梦婷她老爸,之前一直听计梦婷提其您,现在终于有机会跟你见一面了,这可真是难得啊!”

    说罢,计梦婷她老爸便拉着何深的行李箱,向着房车方向走去,一边走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何老师你还真算得上是给我一个强心针来着!我之前一直以为我家梦婷可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音乐学生,没想到你居然给了我一个惊喜!”

    “我是真的没有想到,计梦婷她居然可以拿到今年,华国音乐,额……什么全国高校大赛?”

    “反正就是那个特别历害的比赛,听说是华国内所有音乐类高校全部参加的比赛!”

    “我是真的没有想到我家梦婷居然可以拿到这个比赛的第一名!这可真是的!真的不知道让我说什么好了!”

    “总而言之,就是非常感谢何老师您这一年来给计梦婷的照顾!接下来,梦婷她也拜托你了!何老师!”

    何深看着计梦婷她老爸,微微点头,言简意赅道。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站在一边的计梦婷也呼吸够了新鲜空气,雀跃着走到了何深的身边,刚准备说什么。

    完全没有想到,在刚刚过来的时候,就听到自己的老爸说什么。

    接下来,自己就拜托何老师了?

    自己的何老师,还答应了?

    她一时间脑子不知道拐到哪里去了,整个人的脸瞬间变得无比通红,小小地锤了一下她老爸的手臂,娇嗔道。

    “老爸!”

    “欸欸欸,你说话就说话,打人做什么?打人不对的我跟你讲!”

    “何老师,你看看,你不管管你的学生嘛?诶呦你看到没,你的学生打她父母啊!”

    “这还有没有天理,有没有王法了!”

    计梦婷她老爸立刻往前跑了两步,对着何深开口道,没想到却引来计梦婷更为娇怒的粉拳,劈里啪啦给她老爸几个拳头,直接将她老爸赶到了车边。

    看着满脸通红的计梦婷,她老爸完全不知道自己说错了哪里,不由得挠了挠自己的脑袋,举手投降,转头对着何深尴尬一笑,伸手将房车的车门打开。

    “抱歉抱歉,让何老师您见笑了,我家这丫头,在学校里,一定给您添了不少麻烦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何深看着计梦婷跟她老爸这么亲密的场景,长舒一口气,并没有说什么,微微摇头,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不,并没有,她恨优秀。”

    “欸?真没想到梦婷居然能在学校里沉得住气,我跟你讲啊,梦婷她小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爸!”

    计梦婷满脸通红地跺了一脚,她老爸立刻举手告降,指着房车的门,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抱歉抱歉,我不说了,何老师,您请。”

    说罢,计梦婷她老爸将何深的行李,用力给拉了起来,放到了房车侧面的行李柜中,然后带着何深一起走去房车中。

    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行李柜里,有着不止一个行李……

    何深摇了摇头,没有多想,直接走进房车里,而当何深进入这个房车的第一眼,整个人便愣住了。

    计梦婷她家的房车,跟正常的房车并不一样……

    正常的房车应该是以房为主,但是这一辆房车却并不同……

    这一辆房车中,以钢琴为主!

    在这一辆房车里,后面的住宿区域全部拆除,只留下一个普通的上厕所的地方。

    前面保留一个餐桌可以供人吃饭休息。

    然后其他的地方,就只放着一台最小的三角钢琴,以及一堆放着乐谱的书架……

    何深眼睛稍微看过去一点点,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缓缓吐出……

    可能,这个就是有钱人吧……

    后面琴谱上放着得书,全部都是一两百,两三百一本,只有十来页厚的,urtext乐谱……

    何深完全无法理解,计梦婷根本没有练到那么多乐谱,这里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乐谱……

    粗略一看,最起码几百本还是有的……

    就这一个书架,就最起码几万块……

    更别提经过改装的房车了。

    计梦婷的爸爸走到钢琴的边上,满脸自豪地拍了拍这个钢琴,对着何深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何老师,你看这个怎么样?这个是我特地做的钢琴房车!”

    “之前因为梦婷她需要去海城学习,每天坐着火车高铁往返特别浪费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就特地买了一辆减震性能特别好的房车,用来给梦婷她练琴用!”

    “除了在出城路不好的时候,其他的时候完全可以弹琴!”

    “我还特地请了人家师傅,将这个钢琴的底座跟车子中也进行了处理,让音尽可能不容易跑调。”

    “并且在去海城上课之前,完全可以让她不停的练习,以达到暖手的目的!”

    “甚至每一次出发之前,我都特地请人将其重新调音!”

    “这一套组合,可花了我不少的钱啊!”

    说道这个地方,计梦婷的爸爸,不由得啧啧两声,伸手拍了拍这个钢琴,甚至还弹了几颗音。

    这几颗音落在何深的耳朵里,何深便瞬间相信计梦婷她爸爸说的话。

    这个音,已经很准了……

    何深的耳朵比较一般,只是普普通通的绝对音高,而不是那些超神的,可以精确听到多少多少赫兹的绝对音高。

    何深只能听出来,这个钢琴的音高,在430-450赫兹之间,属于稍微有一点点跑调,但是完全不影响正常练习的水平。

    毕竟一直处于移动的状态,能保证这样的精准度,已经非常不错了!

    “还费什么话,快点啊,别耽误何老师跟梦,咳咳……别耽误何老师的行程!”

    驾驶室的窗帘拉开,计梦婷的妈妈正端着手机看剧,头微微侧向何深,对着何深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何老师,第一次见面,要不我跟你讲讲计梦婷小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!开车啦,再不走就要迟到了,等下如果何老师参加肖邦国际钢琴比赛迟到了,你们付得起这个责任嘛!”

    说罢,计梦婷红着脸将她老爸推到了驾驶室,然后用力地将窗帘拉上,见到她父母都不说话了,这才缓缓长舒一口气,对着何深不好意思地拜手道。

    “何,何老师,你别听我父母瞎说什么,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屋子里的人坐好了,我们准备出发了!”

    没有等计梦婷说话,她老爸的声音便传来,只是一阵轻微的颤动,车子便之间被启动。

    随后,便再也没有了任何一丝丝震动的感觉。

    流畅地就像是在开电动汽车……

    如果不是外面的场景正在向着后面跑去,何深甚至以为自己还停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果然,计梦婷家,是真的有钱……

    特别特别有钱的那一种……

    何深做到了餐桌附近,捏了捏自己的眉心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就这种专门为了在路上可以弹琴,而特地设计的房车……

    何深想了一下自己的钱包……

    目测,自己目前可能,是买不起的……

    并且一直到自己拿下肖邦国际钢琴比赛冠军,说不定都买不起。

    这就是有钱人嘛?

    何深摇了摇头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能从自己放在一边的公文包上,随手掏出几份钢琴谱,开始继续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计梦婷看着何深坐到餐桌上看起了乐谱,想要坐到何深对面却又不敢,只好坐在钢琴的琴凳上,抚摸着自己面前的钢琴,对着何深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何老师,你别听我老爸他整天瞎说,他这个人最喜欢开玩笑,你别理他!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计梦婷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钢琴,伸手弹了一颗音出来。

    车子行驶的非常平稳,钢琴的声音并没有太过于散乱。

    计梦婷摸着这个钢琴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说实在的,别看我现在对钢琴还蛮有感觉,实际上在我之前上学的时候,我还是特别讨厌钢琴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老爸,他人虽然不坏吧,也不会打我骂我,可是他总是诱惑我弹钢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想要我成为一名钢琴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特别是他为了让我练琴,特地搞了这一台琴房房车,说这台车花了近百万,如果我不好好练琴,我之后就要赔给他一百来万!如果不陪给他,他就跟我断绝父女关系!”

    “在当时,这直接就把当时的我吓哭了!每天只能不停地在房车上练琴……”

    “每次练琴,特别是在房车上练琴,就不由得恨,为什么我老爸要花这么多钱买这样一辆房车,逼着我练琴!”

    “还花了这么贵!导致我根本不可能不去练琴!”

    “我老爸他,真的是太坏了!哼!”

    “不过嘛,这些强迫也算得上是很有用的,我在后来,老师你也知道的,我成为了海城音乐学院里面一名老师的学生,然后考到了全省前几的位置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不管怎么说,我现在都达成了他的想法,成为了一名还可以的钢琴系学生,接下来会向着钢琴家得方向努力!”

    “所以,能来到江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学习,我真的一点都不后悔!这可能也是我做的最成功得一个决定!”

    说道这个地方,计梦婷得脸变得更红,将身体直接背对着何深,就这么扣着钢琴上的键盘,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何深则是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他原本还以为计梦婷会发出什么惊天感叹,比如跟自己一样,说一定会成为一名钢琴家来着!

    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何深是真的没有想到,在最后莫名其妙突然出现一句……

    说她不后悔进入江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学习?

    这个跟前面有必然的关系吗?

    何深翻着乐谱的手僵住,纠结许久后,才迟疑着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嗯,那么……加油?”

    计梦婷没有说话,只是背着点了点头,同样起身去后面书架随便找了一本乐谱就直接开始看起来。

    整个琴房房车的后半部分,立刻变得无比的尴尬。

    而坐在前面的计梦婷父母根本没有注意到后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计梦婷她老爸带着耳机听着音乐,看着前面的路线,争取让车子不会出现任何一丝丝的波动。

    而计梦婷她老妈则给自己弄了个面膜,煲着电视剧,完全不关系后面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人在后面跟她老师能有什么事?总不可能她突然跑上去跟她老师表白吧?

    再说了,就何深那个冷淡的样子,计梦婷她老妈根本不觉得自己女儿表白能成功。

    整个车子,就在这么古怪的气氛下,来到了海城国际机场。

    计梦婷她老爸在车子停稳后,立刻起身将何深的行李拿出来,递给何深,送何深进入了机场内。

    等何深跟周叁等人会合后,这才离去……

    回到自己家这边,把房车里面剩余的行李给搬了出来,伸手揉了揉计梦婷的脑袋,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这也不是你第一次一个人出国了,你小心一点就行了!如果出现问题,就去找你何老师,千万别不好意思啊!人家好歹是国家队的,出问题他后面的人,可能能帮你解决!”

    “然后记得每天给我们打电话发消息汇报,别纠结省流量什么的,那点钱真的不算什么,你安全才是最重要的,一定要给我们打电话啊,听懂没?”

    “好了,其他的什么我也不说多少了,我给你买了商务舱的机票,头等舱不知道为啥没了,不过商务舱你也能睡得舒服,那么就祝你在华沙玩的开心啊!”

    “回头记得在华沙给我们带回来一点点礼物啥的,比如你老妈最喜欢的玻尿酸之类的,听说那个地方玻尿酸很便宜?你回头看看去。”

    计梦婷她老爸一边絮絮叨叨,一边拽着计梦婷的行李,帮她把她的行李送到了柜台,办理托运手续。

    看到她整个人进入海关后,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在他离开后没有多久,何深,周叁,以及川州音乐学院荣誉教授,但义教授,也同样来到了海关处,登记了自身的信息,准备登机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何深在比赛的时候出现什么状况,身体已经略微有点吃不消的但义教授,决定还是直接跟着何深,一起去华沙,看看那里的情况,制定具体的战略。

    而等何深等人进入海关处没多久,又来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无比的小心翼翼地到处看了一圈,发现并没有何深的身影后,不由得松了一口气,瘪了瘪嘴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高兴,还是沮丧。